石家庄助孕机构_石家庄助孕机构哪家好

在我国,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站、App仍在以“别名”提供代孕服务。 多个网站及平台暗藏代孕服务 据了解,目前的代孕行为,主要分为两种方式...

在我国,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站、App仍在以“别名”提供代孕服务。

多个网站及平台暗藏代孕服务

据了解,目前的代孕行为,主要分为两种方式:一是有需求的夫妻提供精子和卵子,受精后由代孕者代孕生产;第二种是由男方提供精子,与代孕者的卵子结合,由代孕者代孕生产。

企查查App显示,“蓝色宝贝”是一家“赴美生子医疗机构”,业务有赴美试管婴儿、赴美生殖细胞冷冻、赴美辅助生殖、HIV感染者服务等。

在蓝色宝贝官网上,“海外DIY生娃攻略”的浮窗格外引人注目。客户不仅能挑选代孕母亲,还可以“定制”宝宝性别……记者注册登录后,根据“报价计算器”的指引,在选定宝宝性别、数量、出生国家等一系列选项后,得到了80.56万元的报价及一张价格明细表。

“蓝色宝贝”不是个例。记者在多个平台检索发现,提供代孕服务的机构不在少数。据报道,多位法律人士认为,中国人前往国外“代孕”规避了国内的法律风险。但作为中国公民,因为“代孕”在中国被禁止,就钻法律空子,这绝不是遵纪守法。

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梁晨表示,不论宣传的代孕服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进行,在中国发布代孕广告都是违法的。

受害者不只是代孕妈妈

实际上,“代孕黑产”的受害者不仅是代孕妈妈。媒体调查称,代孕黑产链由需求方、代孕公司、供卵者、代孕妈妈、实施代孕操作的医生、开具出生证明的医院组成。

“招聘捐卵志愿者”“top2学历捐卵报价40万”“10天报酬最高3万”……诸如此类的小广告,时不时可见于一些高校、医院、高铁站等女卫生间里。弱化取卵过程中的痛苦和风险、强化挣钱的轻松与快捷,已经成为诱导年轻女性卖卵的“标配”。

南开大学附属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生殖中心医生方祺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代孕中介往往将出售卵子的女性称之为“卵妹”。他们手中掌握着这些“卵妹”的年龄、血型、籍贯和学历等大量信息,供客户挑选。在代孕黑产链中,子宫和卵子被打包成商品出售,女性的生育健康让位于利润。“为了减少成本,有些诊所甚至不注射麻药,直接将穿刺针刺破卵巢,吸取卵子。这种情况就会比较痛苦。”他说。

现在,代孕公司、中介机构在一些社交平台上,包装为“母婴育儿博主”,以“成功案例”招徕客户。在这些文章中,时不时还会有被称为“爱心妈妈”的孕母出镜。如果委托方有“顾虑”,担心法律风险,微博上也可以轻松找到美国的“金牌助孕律师”。

弃养转卖 催生新型人口贩卖?

正是因为代孕会在生育、伦理、法律、道德等领域引发一系列问题,目前在对代孕有明确法律规定的国家中,禁止代孕的占比较多。我国不支持一切形式的“代孕”,但法律空白不容忽视。

“代孕合法后就是器官买卖和人口买卖,谁都可能是下一个商品。”在郑爽事件的评论区中,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2001年,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法律学者唐兴华援引今年起施行的民法典指出,“代孕”活动目前主要在部门规章层面进行了明确规定。如果从法律的层面分析,可以认为“‘代孕合同’不符合中国现行医疗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不符合现行的医学伦理和公序良俗,故‘代孕’交易活动在法律上应作无效评价。”但是,上述规定并没有对代孕寻求方、代孕者有禁止性规定。一位法律从业者表示,上述办法作为“部门规章”,位阶不高,很难对代孕链上的全部行为作出权威、完整的规范。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柳华文表示,在代孕过程中,委托方出现弃养及转卖的行为,将很有可能催生一种新型人口贩卖。

陈茜 (摘自《中国青年报》)

来源: 今晚报


本文链接:http://yaxinfs.com/zhuyunjigou/282.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