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助孕机构_贵阳助孕机构哪家好

“每天清晨都要量一量体温,要记得体温计得这样拿,这样才准确。”在福州市中医院妇科诊室内,年近六旬的王玲主任医师一边拿着一支水银温度计比划着,一边不时顿一顿,用眼观...


“每天清晨都要量一量体温,要记得体温计得这样拿,这样才准确。”在福州市中医院妇科诊室内,年近六旬的王玲主任医师一边拿着一支水银温度计比划着,一边不时顿一顿,用眼观察患者的神情,看看她是否听懂。


温和的言语,说话间嘴角不时露出的笑意,让每位来看诊的患者心中都倍感暖心。


王玲是福州西门善化坊孙氏妇科流派第七代传承人,也是目前该流派工作室的负责人。


采访当天下午,王玲的诊室尚未开诊,门口便已坐了几排等待求诊的患者,其中不乏从外地远道而来。


王玲和她的学生一起在看诊


王玲说:

“能从年轻时跟师孙氏妇科第六代传承人孙坦村先生,我十分荣幸。我的老师德艺双馨,声名远扬,在院就诊时患者众多,加班延时成为家常便饭,后来老师出国,就因为我是他的学生,有些患者点名要找我。现在,有时我不看门诊,一些患者也会找我的学生,他们对孙氏妇科的传承人十分信任。”


在许多患者眼中,孙氏妇科的名声犹如一个金字招牌,成为她们解除病痛的希望。

传承八代,名扬东南亚


福州自汉唐以来,名医辈出,但就妇科而言,尤以孙氏妇科为最。


孙氏最早在福州悬壶济世的是清乾隆、嘉庆年间的孙心兰,流传至今传承人已有八代。


妇科虽然现在属大科系,但在旧社会并不受重视,妇女病很少有人去研究,一些行医者认为“好医避妇科”,受当时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影响。

但孙氏妇科却始终秉持为妇人解除病痛的理想,其第四代传人石溪认为,“妇科医籍汗牛充栋,但妇人疾病多端,医亦多术,宜随症用功。”


行医50多年,他精研医理,善于从前辈医学遗产中汲取精华,临床诊治都十分用心,医术精湛。


石溪长子孙朗川、次子孙浩铭尽得家传,20世纪30年代先后开业从医,仍以妇科著称于福州。


孙朗川之子孙平抚,和孙浩铭之子孙坦村为孙家第六代传人,他们亦继承前贤,在中医妇科方面卓有成就,平日坐诊,门庭若市。


对待患者,孙氏妇科传人尽显仁医姿态,事事为患者着想。


曾有苍霞洲女搬运工人李七嫂,分娩后腹水增多,腹围达98厘米,四肢浮肿,到省人民医院求治,服用孙朗川开的药后病情好转。


孙朗川的手写处方

治疗期间,孙朗川接到赴外地会诊的任务,他放心不下自己的病人,动身前一天,特地到李七嫂家,细心探察病情后说:“你的病好多了。我明天就出差,怕你到医院找不到我,徒劳往返,又耽误你病的治疗。今天特意来再给你开几帖药,你就不用再去医院了。”真诚的关怀,让李七嫂激动得流下泪水。

孙朗川对病人也同样心怀慈悲。遇到生活拮据的患者,他时常予以经济资助。

凭借着仁心仁术,孙氏妇科声名远播,甚至还有东南亚患者不远万里,前来问诊。


被赞“送子观音”恩泽世人


孙氏妇科精通妇科疾病诊治,尤其是不孕症、盆腔炎、月经病、产后病等。其中孙坦村特别擅于不孕症治疗,被誉为“送子观音”


孙氏妇科第六代传人孙坦村与第七代传人王玲


孕育生命关乎后代延续,更关乎一个家庭的存亡。受中国传统观念影响,很多人将不能生育的原因归咎于女性,甚至扬言不生育就不能领结婚证、要求离婚。


门诊中,第六代传人孙坦村遇到太多因无法生育,家庭面临破碎的女性患者,对于她们的遭遇,孙坦村总是心怀怜悯,尽心诊治。


在治疗上,孙坦村强调男女同诊,以全面了解病情。学术上他重视肝脾肾的调理用药少而精。同时他精通脉学,诊脉时专注不语,往往诊脉过程已将患者病情掌握十之七八


在孙坦村的悉心诊疗下,许多家庭圆了生儿育女的梦想。许多父母在欣喜之余,都不忘带上孩子同孙坦村合影,以表感激。


妇科医生要有一双拨云见雾的眼睛


由于妇科疾病多涉及隐私,患者求诊,未必能向医生尽述实情,甚至隐瞒事实,或顾左右而言他。若不认真辨别,可能会忽略真正的病因。


“比如不孕症的问诊,患者在不愿提及不孕的前提下,我们得循循善诱,比如先问问是否生育,再进一步层层深入,既要让病人解除戒备,向医生敞开心扉,又要有一双慧眼拨开层层迷雾。还有不少患者求诊时自述月经不调,若问诊仅仅到此,就给患者开调经止血药物,就有可能误诊宫外孕、先兆流产等病症。”王玲说。


孙氏妇科之所以能代代相传,代有名医,贵在孙家世守之家训“为医第一贵虚心,临证兢兢毋率尔”


流派传世至今,王玲依旧遵照老师的教诲,时常提醒她年轻的学生们,为医一定要耐心、细心。


孙氏妇科第六代传人孙坦村与第七代传人王玲


她说,年轻医生病人不一定多,但能找你看诊,都是出于一种信任。用心对待每个病人,积累经验,病人自然而然就多起来,如此循环,医者的经验也会愈加丰富。


结合现代医学手段光大孙氏妇科


随着时代发展、疾病谱的改变,以及诊疗技术手段的提升,孙氏妇科在对妇科疾病的诊治手段上有了新的发展。


在一些妇科疾病的诊治上,传承人并不拘泥于中医辨证施治、中药内服外调。


他们在掌握中医理论基础上,还需学习现代医学检查、治疗手段,以提高临床诊断率和疗效,帮助患者更快恢复健康。


“例如治疗因输卵管阻塞等器质因素导致不孕的病人,需要手术解决问题,那么我们也会让患者接受手术治疗,同时在术前术后采用孙氏妇科的验方内服外治,让患者术后尽快恢复,之后再用中药调理助孕。”王玲说。


在孙氏妇科流传的验方基础上,孙氏妇科传承人还陆续研制孙氏妇科制剂13种。


其中孙氏安胎饮经二十余年临床实践研究,研发成中药制剂“安胎饮合剂”,于2019年获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号,目前已正式投入临床使用,更便于患者服用。


如今,随着孙氏妇科后人,以及越来越多外姓传人的加入,孙氏妇科流派的队伍正不断开枝散叶。


目前,退休后的孙坦村在2001年旅居美国纽约,偕女继续其专业研究,还有些传承人在港台、东南亚等地扎根,延续着中医妇科的神奇魅力。



END


福建卫生报记者:林颖

编辑: 杨小懒


本文链接:http://yaxinfs.com/zhuyunxinwen/280.html

为您推荐